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工投文化
柳色青青春光美
发布时间:2018-04-28      信息来源:      发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点击:

  王善芳

  周末,阳光明媚,坐在公交车上静静地欣赏着路边的风景,突然,那抹诱人的淡绿便由远而近,渐入眼帘。那是一片在春意中悠然醒来的柳林,密密麻麻、细细长长的枝条上正泛着一层诱人的新绿,只见那些枝条柔软地垂落着,春风袭来之时便生动地跳起了曼妙的舞姿。

  车子很快便驶过了柳林,而我的心却仍久久地沉浸在那片柔软的新绿之中。

  柳树自古就被视作春天的标志,它总是在春风的鼓动下,早早地就在大自然的舞台上轻歌曼舞,为人们传达着春归大地的美好讯息。贺知章在《咏柳》中这样写道: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就这样简单的几笔大写意,柳树的婀娜多姿、万般风情霎间便跃然于心。其实杨柳不仅是树类中最早报春的使者,更具有极强的生命力。只要有点水土,柳树就能扎根安家,尽显蓬勃生机。记得小时候在农村,村民的屋前檐后常会遍布杨柳,夏天一到,成片的柳荫便成了天然的“空调间”。村头的那棵老柳树,更成了孩子们的理想乐园。这时村里的老先生便会讲,话说当年黄巢起义时,曾规定义军戴柳为号,便是取其“生机茂发”的寓意。原来普通的柳树竟还蕴涵着如此的吉祥美好之意。

  中国栽柳历史悠久,据资料记载,隋唐时我国就已广为栽种了。唐代文成公主远嫁西藏松赞干布时,就从长安带去唐柳,栽在拉萨大昭寺前,至今“文成柳”犹存,象征着汉藏民族团结。历代的文人骚客也喜咏柳抒情,或以柳比拟。如刘禹锡曾以柳喻少女:“只缘袅娜多情思,便被春风长情猜。”韦庄曾以柳拟美人:“依旧桃花面,频低柳叶眉。”更有田园诗人陶渊明与柳为友,在正房前栽了五棵柳树,并以“五柳”为号。柳宗元也用诗记载了他任柳州刺史时种柳的故事:“柳州柳刺史,种柳柳江边,谈笑为故事,推移成昔年”。诗人的点缀让柳树更增添了一层美幻的色彩。

  当然不同的心境会造就不同的景致,如曾巩就把柳比作得志便猖狂的小人:“乱条犹未变初黄,倚得东风势便狂。解作飞花蒙日月,不知天地有清霜。”而在岑参的眼中,柳树却成了交往甚密的朋友,他在《题平阳郡汾桥边柳树》中写道:“此地曾居住,今来宛似归。可怜汾上柳,相见也依依。”其实柳树只是柳树,它只是静默地呆在那儿,在年复一年的风霜雪雨中不急不缓的增加着年轮,一圈又一圈。其实每一棵或苍老或年幼的树儿都该让我们心生敬畏,肃然起敬。

  又一个春季已来到,柳树又是不负春光,如期绽绿。真切的希望,那些惜春爱春之士和那些“无意插柳”的人们都能够带上工具,走向田野,奔向山岭,栽几棵翠柳,为人类造福,为自然增色。

【返回上一页】